首 页   学会章程   学会机构    风水研究    命理预测    六爻预测    起名择吉    联系我们




 

第一集 何为《易经》



   第一集何为《易经》

   凝聚着中国古圣先贤古老智慧的《易经》,曾长久地被误解为一本算命的书。随着科技的发展,东西方文化的交融,《易经》越来越受到中外科学界、文化界的重视,西方学者称之为“一部奇妙的未来学著作”。

   那么,《易经》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书呢?它是一部既古老又新奇,既陌生又熟悉,既高深莫测又简单易懂的书。面对这一组互相矛盾的词语,我们不禁要问,《易经》究竟是什么?我们又如何才能够读懂古老而神秘的《易经》?而懂了《易经》的道理,对于我们的人生会有什么意义呢?

   要了解《易经》,首先要从“何为《易经》”这个题目开始。《易经》是什么?所有文献都是这么记载的:《易》是群经之首。因为不管是五经还是六经,都把《易经》摆在最前面。实际上这句话太客气了,应该是“《易》为群经之始”。因为它是中华文化的总源头,是诸子百家的开始。



   《易经》是什么?这种问题大概只有中国人听得懂,外国人不太喜欢这样的问题,因为这种问题的答案不管怎么说都对,但是怎么说都只是说对一部分,不可能全对,因为《易经》太大了。就像偌大的北京城(见图1-1),不管是乘坐飞机、火车,还是通过高速公路、国道、省道、城乡道路都能进得来,可是进来以后,谁都不能说自己真的就算是了解整个北京了。图1-1关于《易经》,为什么总是见仁见智,各执己见?就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只是从一个角度去看,都只看到一个方面,每一个人只讲对一部分,很难把它讲得很全。所以研究《易经》,一定要有比较宽广的包容性。

   《易经》是怎样完成的?按照一般的说法,叫做“人更三圣,世历三古”(《汉书·艺文志》)。《易经》的完成,经历了三位圣人:第一个是伏羲,第二个是周文王和周公父子,他们一家人算作一个,第三个我们大家更为熟悉,就是孔子。伏羲在上古,周文王在中古,而孔子在近古,或者叫下古(见图1-2)。图1-2



   明明是四个人,为什么说是三个呢?这跟《易经》有很大的关系。因为“三”是奇数,是阳的,而四是偶数,属阴的,所以我们说是三位。我们看唐装,它的纽扣不是五个就是七个,不会是四个或六个,也是这个道理。

   实际上,《易经》成书所经历的时间非常长,所经历的圣人也很多,应该说,《易经》是我国古圣先贤集体创作的成果。我们中国人,差不多所有东西都是集体创作的,很少有一个人单独完成的。

   《易经》广大精微,无所不包。 “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”(《吕氏春秋》),这两句话大家非常熟悉。大到没有外面,够大的吧!小到没有里面,够小了吧!我们今天很喜欢讲系统,而世界上最大的系统,就是《易经》。因为所有能列举出来的大系统,像太阳系、银河系等等,都不可能大到“其大无外”;所有能列举出的分子、原子、质子、电子等等,都小不过“其小无内”

  那么,这样广大精微的一本书,到底有什么用处呢?说出来,有些人会不相信,有些人会吓一跳,但是如果大家看完这本书,一定会恍然大悟——《易经》是解开宇宙人生密码的宝典。

  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说很夸张,因为现在世界各国的科学家,兢兢业业,就是为了解开宇宙的密码。有了那么多的科学仪器,那么尖端的技术,他们都还不敢说能够做到,这么一本几千年前的古老经书,怎么能做到这样了不起的事情?所以大家心里一定充满疑问:到底解开了没有呢?

   如果没有解开,那不是空谈吗?讲了半天,没有效果,即使再古老,再广大,又有什么用?我们可以大胆地说:解开了。

   孔子解开这个密码以后,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千五百多年,但是我们一直都是小用,从来没有大用过。孔子曾感慨说: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”(《论语·卫灵公》)但是他的感慨我们依然听不懂,我们把它当书来背,我们也考试,可就是不知道它的真正意思是什么。 “人能弘道”,意思是人能够把这个密码好好来运用;“非道弘人”,是说你不能在这儿躺着,等它来给你帮忙。孔子的这句话是说:宇宙的密码已经解开了,但是要靠人来把它发扬光大,而不是等待那个密码来帮我们解开。那么,我们又凭什么说,到孔子的时候,就已经解开了宇宙的密码呢?

   自古以来,人类一直在使用各种方法去探索宇宙的奥秘,但是直到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,宇宙对于人类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。那么我们的老祖宗在几千年之前,怎么能够得到破解宇宙的密码呢?

   因为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得到了三把钥匙。第一把钥匙,叫做伏羲八卦。在中国,几乎人人都看过八卦图,家家户户也都挂过,只是搞不清楚那是做什么的。殊不知,那正是一把打开宇宙密码的金钥匙。我们在手上拿了七千年,却始终没有悟到它真正的作用,总以为那是很好玩儿的,可以辟邪的,连外国人也跟着我们糊里糊涂的。外国人现在也挂八卦图,但你问他为什么,他一定会说:“那是你们中国的玩意儿,我怎么知道?”

   伏羲的八卦告诉我们一个宇宙最基本的秘密,我们用两个字就把它讲完了,叫做“阴阳”。现代科学家已经感觉到,物体一定有最小的基本构成元素,他们讲了很多很多,却始终讲不出“阴阳”这两个字来。我们一天到晚在讲“阴阳”,可是我们反而不知道,这就是宇宙万事万物最基本的构成元素。

   第二把钥匙,是文王六十四卦。它告诉我们,宇宙只有六十四个密码。大家一定会产生疑问:为什么是六十四个呢?不可以是六十三个吗?不可以是八十二个吗?《易经》讲“数”讲得非常多,但是如果用我们现代的数学观念来看《易经》的数,那就相差太多了。因为数不等于数字。数是有生命的,是活的,不是死的。有一句话非常重要:这件事情不过是“一而二,二而一”而已。这句话大家经常听到,只是没有在意。什么叫“一而二,二而一”?等到讲易数的时候,我们会把它说清楚。

 

    下一页    第 | 123 | 页    当前第1页    共3页

 

   化煞产品

 

 

Copyright©2010-2011 www.pdszy.com 豫ICP备10026882号

Powered by 平顶山市周易文化研究会.Theme by SPY.